忍者ブログ
坑底生涯錄
人生笑話,笑話人生。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Last Updated: 2005/07/03 pm09:00]


咦?還在寫?(驚)(<啥)
(目前完全中毒的聽著Sound Horizon的歌曲)

拍手







「靜留--!!」

伴隨著這一聲大喊,學生會室的門被猛然的打開。



「唉呀呀?」

她手肘靠在桌面上撐著臉頰,另一手拿著紙飛機往前比的動作停了下來。

--從機翼上還有會長簽名欄的這點看來似乎是用公文摺的紙飛機

連眉頭都沒抽動一下,靜留只是緩緩的轉過頭往門口看去。



「什麼都別說,什麼都別問,先借我躲一下」

她快速的閤上門後甩著深色的長髮走到靜留的身邊,邊說眼神還不住的往門邊看。

活像是作賊怕被抓包似的--靜留拿著機身上還印了公務批閱事項的紙飛機這麼想。




「妳---」該不會是終於忍不住而去把餐廳的美乃滋給通通偷走了吧?

這句話還沒說出口,她就耳尖的聽見從走廊方向襲捲而來的狂風暴雷。






「玖我夏樹!!!這次我一定要逮到妳---!!!」






真是中氣十足的吼聲,她去加入合唱團說不定可以找到另一片天

隨手一扔,紙飛機順利的起飛也平安的落地--降落在一旁的垃圾桶裡。

「夏樹真受歡迎呢~」

靜留的背往後靠在椅子上,

撥了撥肩上的頭髮露出調侃的笑容並將椅子向後拉了一點。


其實不理那個追殺而來的人就好,只是她不知道今天吃錯什麼藥,

好像今天不逮到夏樹就對不起祖宗十八代一樣,

從樹林那邊追著她追到中庭,又從中庭追進校舍,

再怎麼悠閒的玩"來追我呀~"的遊戲,耐性也會被磨光吧?

所以她在看見學生會室就在眼前時,就如同久旱逢甘霖找到救星那樣的直接殺進去找最熟悉的朋友幫忙。




「拜託妳行行好,別再說這種風涼---嗚喔!!」

句子還沒結束,夏樹的頭就被靜留用力往她的方向壓下--





--然後塞進桌底再好整以暇地把椅子往前拉回原位。





這傢伙每次做事都這麼無預警夏樹邊撫著在剛剛被塞進來時不小心撞到抽屜底部的頭邊想。






碰--!!


說時遲那時快,

那扇門第二次發出的巨響,在學生會室裡再次製造出回音,

那打開門的力道比起夏樹的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穿著綠色制服的身影在拉門甫全開,旋即殺了進來,

並轉動著大大的雙眼在四周掃瞄,後面則跟著戴著眼鏡的少女,

似乎這次也來不及拉住好友的橫衝直撞個性。



「那個玖我呢!!!!??」



在找不到目標是否在學生會室裡後,

綠制服少女雙手往那個不只有公文紙飛機還擺了預算表紙鶴陳情書百合花的桌上用力的一拍。

她是不是偷偷去練過鐵沙掌啊?躲在桌底下被那震撼力給直擊到耳朵有嗡嗡聲響的夏樹暗吋著。

她慢慢移動著身體,小心地不讓自己被發現,也注意自己有沒有擠到靜留的腳。





拿起桌上的綠茶閒適優雅的輕啜一口,雖然已經沒有剛泡好時的熱度了,靜留緩緩的說著。


「--門上面,有個叫做把手的人性化設計,它讓妳能夠輕鬆不費力的拉開門,

如果不溫柔的使用它的話,它是會哭的,珠洲城同學。」


有事沒事都來這樣玩的話,就算靜留的耳朵能忍受這聲響好了,

就怕在那之前那扇門先被她們給玩壞,

她可不想再去面對總務會計在看到請款單又出現"大門一扇"項目時那如喪考妣的表情。





「什麼罷手不罷手!!我問的是妳那個玖我夏樹有沒有跑來妳這!!!」

誰管為什麼罷手這詞明明做動詞用還可以怎麼個人性化啊!!

遲到早退不用說,無視校規明文禁止還騎機車上課,

上課中大喇喇的使用手機,光明正大打瞌睡,翹掉值日生工作還有課後掃除,

這些都算了,重點是當她跟玖我"提醒"以上事情時居然還當著她的面一臉不耐煩的樣子。

嘎啊~~!!!這是在挑戰她的執行部長權威嗎嗎嗎嗎嗎~!!??







珠洲城遙,風華學園執行部長,

原來今日發誓定要轟殺不,是一定要逮到玖我夏樹的理由是,她個人的威嚴被踐踏了?






「--是"把手"」總是與珠洲城形影不離的菊川雪之用怯生生的語氣小聲的在後面糾正。

對於菊川在後面不好意思兩手合掌致歉的動作,靜留則用一貫的微笑來回應。

以珠洲城的個性來講,要衝的話是任誰都拉不住的吧。




「關於這個嘛--

放下手中因為剛才練習摺紙藝術而擱著沒喝現在早已涼了的茶,

背脊靠回椅背,靜留拉長語尾,眼神涼涼的往下與正藏匿在桌底下的夏樹眼神對上。




拜託!!是個朋友就幫個忙啊!!!夏樹兩手合掌拼命用眼神對靜留送出請求。




這是擺明吃定她了吧?

靜留的雙眉微微的蹙起,嘴邊帶著笑容卻無言的在心底輕嘆了口氣。

「我今天的確是有在這看見她--

嗚--靜留不動聲色地悶哼了一聲,居然那麼用力捏她的小腿?



「--不過她已經離開很久了喔?」

剛剛的那些低聲下氣是都被狗叼走了嗎?為了轉移對小腿上的麻痛感,

她把放在桌上被珠洲城剛剛石破天驚一拍而散亂了制序的摺紙重新排好。


開個玩笑而已嘛…伸腳輕輕推了推桌底下夏樹的肩膀。

這個玩笑不好笑--!!!用手刀把明顯要搭上自己肩膀的腿給劈下來。




直接說沒看見不就好了,多講那什麼廢話,這是要她在這小不拉嘰的桌底空間繼續待下去的惡作劇吧?

夏樹再把膝蓋收緊一些想辦法把體積縮到最小,

靜留這傢伙絕對是故意的,一雙腿不安安份份的待好還拼命往她那邊擠---

--然後明明才用手刀砍下來的腿現在又要搭了上來




桌面上的談話似乎還在進行,但夏樹根本就沒有心思去管她們說話的內容,

因為她都快要對這桌面下的攻防戰忙不過來了,哪來那閒時間聽那個珠洲城又在吼些什麼




啊啊啊!!再這樣玩下去被發現並有慘烈後果的人是她而不是這個放著工作不做玩摺紙的糟糕會長吶!

而且--…這個人到底有沒有一點身為女性的矜持啊!?

你嘛幫幫忙一下
,穿制服短裙的人腿就不要亂伸亂踢--

啊啊啊!都要被她看光光了啦,這個笨蛋--!! 她不怕羞,夏樹都要替她覺得丟臉了

止不住的燥熱之氣在夏樹的臉上大鋪特鋪,她乾脆直接用手把靜留的腳抓下來按在地上不讓她動彈

真是的,一開始這樣做就好了嘛…還好珠洲城的聲量分貝大到足以蓋過底下的聲響

她壓著總算安份下來的腳暫時鬆了口氣
,但雙眼的焦點卻幾乎不敢移回去

大概是因為剛剛那不小心就闖進眼簾的黑色內




--慢著
!!這樣子她不就跟個色老頭沒什麼兩樣了!!??




夏樹頭頂冒煙的這麼斥責著自己,還抓著靜留腳踝的手也像是要讓自己冷靜的樣子而不自覺地加重力氣







--其實靜留的腿很好看--夏樹用眼角的餘光偷偷的打量著



就普遍的日本女性來講,靜留的身高已經可以算在"高挑"的行列了

腿長與身高的比例也剛剛好,腿細手細腰也細,夏樹下意識的掂掂腰上的肉,

…可惡,身高上缺靜留的那兩公分是都長去給腰部了嗎?


--制服裙子所遮掩不住的優美腿部線條,還有白皙滑嫩的肌膚

…越想越覺得有點可恨--夏樹的手又不小心(?)的收緊了一些,當然,她還抓著靜留的腳踝沒放開





突然,夏樹瞥見靜留的腿上,靠近膝蓋處,有一道疤

記得前陣子看她膝蓋附近包紮著繃帶,雖然靜留掩飾的很好,

但從那微跛的腳步中還是可以看得出來,她走的頗為吃力




『只是不小心摔到而已』

那時擔心地開口一問,她只是如此輕描淡寫的帶過去




當時隔著繃帶還看不太出來,

現在少了那層阻隔(加上近距離),夏樹可以將那道傷一覽無遺(她不想包括裙底風光)

"摔到"--

如果只是"不小心摔到"這樣小事情一件的話,

會摔出這種數個尖角狀口子整齊排在一起呈彎月型的撕裂傷?

她是在哪裡摔的?跑去礫石滿地的火車鐵軌那摔一摔也不會摔到肉像被強烈外力撕去一樣吧?


現在傷口早已癒合,疤痕上的顏色比起周圍原本就很白皙的皮膚還要白上少許

而重新生長的新肉,像盤踞深深紮入地下的樹根,糾結地嵌在她的腿上



莫名的,胸口一陣沉悶--

那道傷劃開了一個短暫的斷層也遮斷了她的思緒,

她不自覺的攏起雙眉,無法解釋那種有大石塊壓住般的鬱悶感。

夏樹不是沒受過傷,但在看到別人身上的傷時,就總覺得那好像會特別痛。



而等到她回過神時,才發現她的手,

正撫在靜留的腿上--那道疤痕之上。









***


………

………


在暴風離去後的現在,正持續著微妙的沉默。

椅子離開桌邊有一小段距離,

靜留一手撐著頭,另一手的手指則用固定的拍子慢慢敲著椅子把手,

臉上帶著不曉得該說是饒富興味還是什麼的表情將目光停留在因不知名原因還待在桌底的夏樹。

就算夏樹用手覆住臉也還是蓋不住滿佈在臉頰上的紅霞,

她知道靜留正在看她,不過她還是強迫自己去數身旁木頭桌子上的紋路有幾條哪邊的斑點像不像木星的大紅斑。

怎麼樣都好,說句話啊--就在夏樹快要憋不住這難以忍受的沉默時--




「--不出來嗎?」靜留指了指桌底緩緩地開口。

啊~不好意思~馬上就……等等!!「第一句話是這個嗎!!??」第一時間喊了出聲。



」選項選錯了?靜留的眼睛往上轉了轉「--呀,夏樹是色狼偷窺人~」

靜留兩手摀住心口擺出一臉在電車上遇到色狼時的受創表情--只是嘴角帶著一個非常刺眼的笑容。

喔,這樣的話那她是不是該驕聲一笑:"呀~被發現了~"然後感到羞愧不已抓個紙袋戳兩個洞罩住臉才是?

不對吧!?「那是妳自己露給人看的吧!!」她漲紅著臉再次的吼回去,剛剛真不該自掘墳墓的。



「那--」唔姆,對話選項又選錯了嗎「夏樹性騷擾摸人家的腿~?」

「我才沒有性騷擾!!!」

依舊是激烈的否認,只不過從紅潮在臉上持續增值的速度來看,這次的關鍵字似乎是選對了。



「真是任性呢~」靜留捧著臉頰,將"真是拿妳這孩子沒辦法"的表情放在臉上。

「靜留--!!!」天地良心,那傢伙才是最沒資格說人任性的人!

夏樹打算伸長禁錮在窄小空間裡一段時間的腳正式出去跟靜留算總帳,

但卻在挺起身子時馬上就遇上了阻礙--



叩--!!!



夏樹的頭頂與抽屜底部又再做了一次親密接觸。

「啊噠噠噠--……」真是見鬼的痛,她抱著頭暗罵著



靜留睜開適才因那頗為大聲的撞擊聲而不禁閉上不忍卒睹的雙眼,

笑意慢慢地加深,連棗紅色的雙眼都染上深深一層的溫柔與疼惜,

她離開椅子對夏樹伸出手--






to be continue






***

該不該開新的一篇了呢.....?
而且下面好多回應都好謎(茶)



***

先前的問卷調查--

「雖然很突然,作一個問卷調查,你覺得靜留穿內褲會選什麼顏色?」

截至目前為止的取樣:
白色2票
黑色4票
紫色3票
淡藍1票
肉色1票
蕾絲紅1票

ps:別問我那個很謎的肉色選項哪裡來....XD
那個是某位體悟頭D極意的太太講的XDD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HN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HiME SS 「傷」 - 放置一年後的記事。

過了一年多後的記事-------


這篇寫著寫著就被我放置,直到現在也一年多的時間過去,
到底是為什麼?
因為現在已是一年過後,再加上搬家搬文章整理到這一篇,所以順便來講一講。

其實這篇SS之後的發展與結局我當時在腦中已經有明確的走向,
但為何還是斷尾?
倒也不是我寫不出來,而是我失去了寫下去的動力
當然也絕對不是我對作品失去了愛。

而是在我更新這篇SS的那陣子,
我在某地(是哪邊我就不提了)看到了一篇HiME SS,
是個短篇集,而裡面的某個短篇讓我在看到時是哭笑不得,

那篇短篇,無論是結構,故事,台詞,風格,種種的一切都跟這篇SS相像到不能再像,
雖說並不是盜文,但一看就知道是抄誰的...
我知道即使對方的發文時間比我晚也不能說他抄我,
但我得先聲明一點,我可以用我的生命做擔保,
這篇SS全是出自我那容量不大但點滴內容都是自己所有物的腦漿,
我與那位作者不熟,更不可能先看過他的SS再搶先鍊成並PO在Blog上。

當看到一樣是被遙追殺的夏姬,逃進學生會室,
又看到為了掩護夏姬的靜留將她塞進桌底,
還看到兩人在桌底的攻防戰,
更看到熟悉的珠洲城鐵砂掌....[下略]

要是說我的心情會不複雜,那絕對是騙人的。

我的個性是如果是好友的事情,我通常會兩肋插刀的跟對方槓上(但語氣都會和平就是了...)
而一但是發生在自己身上,則會當沒看到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隨他高興。
於是我當時只是在底下留個留言說"這情節怎麼好眼熟"(爆)
而對方則是以裝傻帶過(對方並不知道是我)

只要別惹到我,通常我是不喜歡到處亂戰
所以我也當被人捅一刀自己把這事情當笑話笑一笑就過去。

也因為這樣,我就失去了把這篇SS繼續完成的動力。
直到現在,想起來時還是會有點複雜的心情在。

Sakuya 2006/08/16(Wed)08:35:15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 A.com
Calendar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Profile
HN:
Sakuya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萬年修羅人間
趣味:
靈魂出竅
自己紹介:
不糟糕不腐敗不過激的正直好青年。(慢著!)
重度YUUKA控+兔子控,如果看到暴走亂撒花的親馬鹿請當做沒看見。
個人的萌屬性有很多種,自認是制服眼鏡美腿控,還可以為了兩條美腿就去看一部動畫。
blog文章更新頻率不定,動畫感想難產中orz

連結本blog大歡迎~
基本上blog內的圖文因為都很奇妙(?),所以要轉載的話我會很害羞,若能附上出處來源的話我會非常高興的,甚至會高興到要燒香為施主祈福


自我支援:
☑ 喰霊-零- LOVE同盟
噗噗噗噗噗...Plurk
坑底twitter time
留言Box
有任何苦情歡迎在這留言~

最新Trackback
(引用)
猫肉球萌殺人啦(*´Д`)ハァハァ
Blog内検索
Access解析
Counter(記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