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坑底生涯錄
人生笑話,笑話人生。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我無法忘記那一夜,
卻也無法回到那一夜--

拍手








【 遠星夜夢 】










敞開窗子,她讓月光撒入房內,也讓自己方便向外仰望著天空,
那高掛於天際,襯著潔白月光浮於深邃夜海之上的蒼藍之星。
懷念的歌曲又開始在腦海裡蕩漾著--




「有空隙!!」

「嗯?」才一回頭,只見一個龐大黑影往自己撲來「--唔喔噗!!」
--就這樣非常美妙的正中目標。

「幹的好!」對著她自傲於"家教良好"而剛剛又偷襲成功的寵物豎起了大拇指。

「好個頭啦!妳這飼主是怎麼當的啊!?」
在差點被悶斷氣之前,把那隻比起貓更適合去當豬公的貓從臉上拔開拎在手上,
等等,這一隻是不是又肥了一點...?一定是飼主沒聽她的話又偷餵些垃圾食品吧。




「誰叫妳又看著外面發呆~」
順手把腋下夾著的枕頭扔到床上,很剛好的與原本就在床上的另一個枕頭並齊。
拍拍睡衣的下襬,用跳水的姿勢一躍而起往柔軟的床鋪撲去。

「嗯?又是自己的大房間不睡跑來我房間睡啊?」
一隻手拎不住,乾脆兩手抱住貓,維持著有點吃力的姿勢,她偏著頭有些不解的發問。
明明自己說過不寬敞的房間睡了會悶到透不過氣的吧?




「...妳這間採光與通風比較良好。」把臉埋在軟綿綿的枕頭上,話也從那裡含糊的飄出。

「...」兩個房間不是都一樣的方位嗎...「...遵命遵命,您說了就算~」
惡作劇的兩手一揮,把重量跟個小孩有得比的貓往正在床鋪趴著的飼主身上拋。
而那位嬌小的飼主也馬上因為那壓上的重量,而發出完全不合自己身分的慘叫。
看吧,就說要給自己的貓減減肥了偏不聽...
再加上每天晚上睡覺都會被那隻貓壓著,哪天不被壓扁才怪。








---



『有空隙!!』
手指迅速的往腰間的部位戳下去。

『呀啊~~~!?』
--隨即馬上得到這樣富有桃色氣息(?)的喘息聲(?)


『妳~~這~~傢~~伙~~~~!!』她用最快的速度從床上翻起身追殺犯人。

『哇哇哇!!我只是要還妳筆記嘛~』
兩手揮揮借來的筆記本,雖然很想表現出無辜的樣子,
只是嘴上掛著的笑容早已完美的出賣了她。




『就不會用普通一點的方法還嗎!!』

『呀啊~~救命啊~~~』一轉身就躲到另一位室友的身後躲避將來的風暴。

『不要以為躲在別人背後就可以解決一切!』

『總...總之~已經很晚了,再不睡會趕不上明早的掃除的。』
被躲在身後的人抓住衣服,她兩手手掌舉起出聲打圓場,
勸告已經摩拳擦掌的室友把拳頭收起來。

『...妳太放縱她了啦。』糖果給太多就會得意忘形了啊。

『啊哈哈...』但回應的只有傻笑,加上那個躲在別人背後的人,就是雙人份的傻笑。





很無可奈何的翻了一下白眼,抓抓頭,轉身準備爬回床。
『算了,反正再跟個笨蛋鬧下去根本就是浪費時間。』

最近怎麼叫她笨蛋的次數越來越多了,這人說話的口氣是不是越來越像某個學姐了...
『已經要睡了啊?對了對了~我陪妳睡吧~』

『不需要!!幹嘛突然要陪我睡啊!?』

『真冷淡,最近不曉得為什麼,我睡起來都覺得血液全都在頭這邊...』
嘿嘿兩聲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所以我想說跟妳一起睡看會不會好一點這樣。』

『....妳需要的不是跟別人一起睡,而是修正妳的睡姿吧?』
幾次半夜醒來都看到睡在另一邊上鋪的人,半個身子頭朝外掛在外面,
不夠鎮定大概會被嚇到吧?不過以這高難度的睡姿居然還能呼呼大睡也是一種特技。
『以妳那種姿勢沒有睡到腦充血才怪。』





『那到下鋪跟我一起吧?』
『哇~~艾爾絲最好了~~』
『...重點不是跟誰睡吧,還有妳們兩個人睡一張單人床不擠啊?』

『嗯...那她睡我的床舖,我去跟妳擠?』把床上的枕頭移往旁邊一點,她抬起頭說道。
『所以說重點不是這個!上鋪不是空著嗎!?』
重點應該是睡姿的問題吧?她應該沒弄錯重點才對吧?
有種血壓正以直線往上升的暈眩感,她揉了揉眉間。

『啊!對了~這是個好方法!』抓著枕頭從爬梯跳下來,像想到什麼好點子似的興奮說著。
『知道就好--』
她沉重的呼出一口氣,如釋重負的---






『....所.以.說.! 為什麼妳們兩個都要跟我擠啊!!妳根本就沒在聽我說話嘛!!!』

--才怪。



『這是個好方法吧~』躺在裡側,豎起大姆指很佩服自己能有這般好點子的樣子。
哪門子的好方法!?『好個頭啦!擠死人了!!』這樣哪睡得著?
『不好意思...可以再過去一點點嗎?』躺在外側的她,背部都快要整個懸空了。
『啊啊,對不起對不起.......不對吧!!!』
『唉唷~晚上別太吵~會被罵的~』順手撥了撥自己放下辮子的褐色長髮,她很認真的說著。
『那妳的腳就不要跨到我身上!!』















--所謂的命運,到底是什麼?
而世界,用最殘酷的方式告訴我們真相。








---




「喔噗!!!」
這次不是貓,是床上的枕頭被扔過來正面直撲她的臉。

「身為Otome,空隙那麼多不行吧?」
「才沒有咧,」把枕頭丟回去「只不過是不小心發呆一下罷了。」
嘟著嘴,將窗戶關好後抬起頭再望了一眼那顆藍色行星。


「...夜夜都看著天空,看不膩嗎?」翻過身子抱著已經熟睡的貓看向那個還站在窗邊的人。
「...嗯...」用手指刮刮臉頰「看著看著就會覺得...好遙遠啊....這樣...」
「星星嗎?」
「嗯...」









---



所有的一切都像場夢境,有些模糊又有些清晰,
但一切的一切卻真實的叫人感到沈痛不已。




『...其實我早就知道會是這樣子了。』
蒼白毫無血色的臉龐上鑲著端正卻不失稚氣的五官,暗藍色的髮絲垂落在正冒著汗的額上,
而那總是時常皺起的雙眉讓她感到莫名的懷念。


『...對不起...對不起...』
細碎的道著歉,雙手環抱著正以可怕的速度失去溫暖體溫的身體,

隨著適才在戰鬥尾聲中閃過的銳利藍光,她的腦海也成了一片空白,
除了道歉,她想不出還能說些什麼。




『...沒什麼...好對不起的...』
隨著汨汨流出的鮮紅液體,周遭的溫度正急驟下降著,
『妳跟我...不過只是做出了決定而已....』
因為疼痛,她艱難的喘了口氣。
『沒有誰對誰錯...只有立場的砥觸...』
戰爭,就是這麼一個說簡單卻又難懂的東西。




『請妳往後要堅定的走在自己所選擇的道路上。』
『...嗯...』
微微點頭,哽著嗓子回聲應答,眼前的一切早已被盈眶淚水給模糊的看不清楚。





天際的蒼藍色星星,兀自閃爍著光芒,與那一天相比從沒改變,
那夜的約定直到現在仍恍若昨日般難忘--


好睏,她小小的低喃。『不曉得...見不見得到艾爾絲.....?』
『......』
『...嗯...不能讓她一個人等太久....』她疲憊的閉起雙眼說道。
『..........嗯.....』


--但卻也如昨日般,成了已逝的過去。


終於,眼淚再也克制不住的,
不斷地順著臉頰滑落,不斷地往下墜。











--手掌覆上妳的雙眼,
將妳擁抱在懷中,
輕輕的,溫柔的,我低聲哼唱著,
那首令人懷念的歌曲.....








---



「就算再怎麼看,星星還是那麼遠,也不會因此跑近一些的。」
「這我當然知道。」掀開棉被鑽進去。


「--與其看著後方,倒不如好好看著自己往後的腳步。」左手握拳向著空中伸去。
「即使如此...」
伸出自己的右拳與她的左拳相互敲擊了一下,
不知不覺中,這已成了她們勉勵彼此的動作。

「還是說,妳當時答應她要堅定地走在自己選擇的道路上--這句話是騙人的嗎?」
「並不是騙人的。」
「那就好。」滿意的點點頭「要不然她化鬼也要回來揍妳。」

--至少,在許多事物都離去的現在,這個承諾她一定要做到,
這是經過那一天後,她對自己作的決定。




「...不管發生了什麼事,這個世界還是會照常的轉動...」
「嗯...就像不管發生什麼事,每次的群臣會議都很累那樣。」
「喔~妳指那些每次對國庫經費都會嘮嘮叨叨的財務大臣嗎?」用涼涼的語氣說著。
「別提了,想到我就煩...」皺著雙眉的翻了一下身子「妳倒好,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處理國務又不是我的工作」國政不在她的大腦處理範圍內「啊喂喂,妳睡過去一點啦。」
拉扯著被捲走百分之七十五的被子,像蟲一樣蠕動身軀,想讓自己也蓋得到棉被。
「我還抱著貓耶,空位當然要多一點。」
語氣非常的理直氣壯,完全忽略是她自己跑來別人房間的這件事。
「這跟那是兩碼子事吧?」聽妳在狡辯,她小聲地補了這一句。
「還有我說妳的睡相真的要改一改了」
「嗯?」

「每次都看妳頭朝外的半個身子掛在床外,腳還跨在我身上。」害她老是作些被石頭壓住的夢。
而且以這睡相來看,給她再大空間也是沒用,倒不如把空位讓給她。
「難怪我每天起來總覺得頭昏昏的...」看來就算床鋪變大了,有些習慣還是改不了。


「以妳那種睡姿沒有睡到腦充血才怪吧。」


「...」短暫難以察見的陰影掠過眼底「嗯,說的也是~」
她用力眨去眼底熱熱的感覺,露出微笑說道。



「...好了快睡吧,明天還有很多事等著我們呢。」

「...是的,主人。」










我無法忘記那一夜,
但我們卻再也無法回到那一夜,
那個只是單純的,天真的,沒有猶豫的,望向未來前方的時候

為了該守護的事物,
我們不能張望顧盼,
我們不能有所遲疑。

我們不能回頭,也無法回去,
因為那一夜,早已像夜海中的行星一般,
拋開不捨而挽留的雙手,成為遙遠不可及的存在。









--- END ---







************


我就說人類的亂心很可怕(啥)

不到幾小時,該鍊成的沒鍊成到,鍊成了個怪東西(?)

....所以我還是快點回去鍊成該鍊成的東西吧....orz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HN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 A.com
Calendar
03 2017/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Profile
HN:
Sakuya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萬年修羅人間
趣味:
靈魂出竅
自己紹介:
不糟糕不腐敗不過激的正直好青年。(慢著!)
重度YUUKA控+兔子控,如果看到暴走亂撒花的親馬鹿請當做沒看見。
個人的萌屬性有很多種,自認是制服眼鏡美腿控,還可以為了兩條美腿就去看一部動畫。
blog文章更新頻率不定,動畫感想難產中orz

連結本blog大歡迎~
基本上blog內的圖文因為都很奇妙(?),所以要轉載的話我會很害羞,若能附上出處來源的話我會非常高興的,甚至會高興到要燒香為施主祈福


自我支援:
☑ 喰霊-零- LOVE同盟
噗噗噗噗噗...Plurk
坑底twitter time
留言Box
有任何苦情歡迎在這留言~

最新Trackback
(引用)
猫肉球萌殺人啦(*´Д`)ハァハァ
Blog内検索
Access解析
Counter(記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