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坑底生涯錄
人生笑話,笑話人生。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0/13 更新chapter3)


整個官網小說實在是充滿了姐姐對妹妹的保護與愛,
所以就不小心開始了翻譯....

已知有英文拼法的主角群名字就暫時採用英文,其他配角、城市或魔物之類的名字我就用日文原文下去
於是譯文裡會出現中英日交錯的微妙場面,請大家多多包涵

因為再過一天就會暫時離開三天,chapter2~3丟出來的速度會慢一點
想了一想還是先把翻好的chapter1先扔出來再說。
....嘛,反正只是翻給自己看看用的,這麼搶手的東西可能早就被翻出來也說不定....。


(10/1)
chapter2更新,因為趕在離開前扔出來所以各處都有待修正,等三天後回來再說好了。
好,還剩下chapter3,加油吧


(10/13)
一下子跑去出差,一下子在店裡忙著訂這訂那,明明都沒客人為什麼我還是感覺很累?(問誰啊
還有chapter4~7,官網真是好狠的心一下子就更新了4個chapter,
這是要我萌死還是翻死!?官網你說啊你!!!(揪衣領←誰快來阻止這瘋太太)






總而言之~



*如果接受不了我這種人翻出來的東西請關掉本視窗,或者前往他處看翻譯比如說(消音)或(消音)*
*本篇小說全是我獨斷獨行的自我流翻譯,實在是沒有那個臉讓大家轉載orz  *
*請有看到這篇翻譯的施主行行好,不要無斷轉載本文           *
*如果無論如何都要轉貼的話麻煩請務必附上出處以及譯者Sakuya這個名字  *

* blog: 坑底生涯錄 (http://satachibana.blog.shinobi.jp/)            *
* 譯者: Sakuya                             *

 



Final Fantasy XIII Episode Zero -Promise-
第一話「Encounter(遭遇)」




拍手



 
Chapter 1

  雖有被敵人包圍的感覺,卻沒有芒刺在背的緊張與狼狽感。只想說這下子省去了尋找的時間。

  如同通報中所講的一樣,Lighting邊提起軍刀邊這麼小小聲地說。複數的ブラッドバス,是有著魚類的鰭與兩棲類的四肢,群聚生在水邊的魔物。這類水棲魔物有時會出現在臨海都市ボーダム郊外。不只是對人類、氣候溫暖、水源與綠地充足的渡假地對那些魔物來講似乎也很適合居住的樣子。

  在可以目視確認的範圍內有四隻帶著赤紅色的灰色塊狀物。也感到有兩隻在背後,而其中有一隻正蠢蠢欲動準備要跳起。

  刀身朝著視界的右半邊揮砍下去。手邊傳來砍中的手感,緊接著往左邊揮去。動作有如閃光那樣往ブラッドバス的要害刺入。這樣就是收拾掉第二隻了。

  感到有東西朝著背後撲來,但這樣的速度不是問題。Lighting小小的吸了口氣,轉身斬去魔物,還有在後面的另一隻・・・・・・。

  就在那時,她瞬時往後跳開。在聽到槍聲的下一個瞬間,ブラッドバス也在她的視界中彈飛,緊接著另一隻也噴散出綠色的體液。

  「我們來幫忙了!」

  女性的聲音與空中機車(Air Bike)吵雜的引擎聲一起從上而降。不是幫忙而是來礙事的吧、她不愉快的想著並放下武器。ブラッドバス的注意力也已經從Lighting身上轉移了開來。

  聲音的主人應該是個有著不怎麼高尚教養的女性、這點就算不需要仰頭確認也可以知道。是改造空中機車(Air Bike)的聲音、那並不是市面上販售以安全性為第一考量的機型、也與重視靜肅性的軍用快速機不同。搭乘著那樣的東西到處亂跑的女子不會是正當的市民也不會是軍人。

  在實際上,單手拿著槍操縱空中機車的不是那個女子,而是個藍髮的男子。看起來還很年輕,戴著有羽毛裝飾的寶石飾品,就算遠遠一看也可以知道是他的顯目造型。在他的後面站著一個拿著大型槍枝的黑髮女子。

  空中機車急降而下直到快要擦到地面為止。女子站起來繼續開槍,剩下的兩隻ブラッドパス也相繼乖乖地彈飛開來。射擊的技巧還不壞,前提是如果浪費掉的子彈能夠減少一半的話。

  拉起了緊急煞車的空中機車在Lighting面前迴轉,這又是個熟練操縱的人才會用的作法了。

  「軍人小姐,真是好險呢」

  黑髮女子扛起槍露出笑容。從那開的大大的衣領可以看到一隻蝴蝶的刺青在她的肩胛骨稍稍上方一點的位置。如果說那個藍髮男子是過度裝飾自己的話,那這個女子就是露出過多了。

  那實在不是個用槍的人會穿的服裝。如果是與身體緊密貼身的話倒還無所謂、但過多複雜的飾物會在射擊時造成阻礙。而且大型槍支的槍身熱度很容易上升,若是服裝露出度高的話很容易燙傷。Lighting在心中判定他們是外行人後開口詢問;

  「你們是誰?」

  「我們是NORA喔」

  就算這邊施以壓力,女子也絲毫沒有膽怯的樣子。像是很有興趣似的、琥珀色的眼瞳不停轉動著。

  「如果是ボーダム軍人的話,應該至少有聽說過一次吧?」

  真是好大的自信。這份自信到底是打哪而來的、她反而對這點比較感興趣,不過她現在也沒有那個特意提出這問題的時間。

  「抱歉,一次都沒有。」

  簡短地丟出一句話,Lighting轉過身子,兩人的說話聲音很纏人的傳進她的耳裡。

  「・・・她這樣說呢」

  「真奇怪吶~還以為我們的知名度有點高的說」

  像是要把他們的聲音拋在腦後般加快了移動的腳步。真是不愉快,不管是被打擾了任務的執行,還是那二人組把這行為錯當做是幫忙。比起那些,更討厭的還有那個只因看不慣那付為了自己做的成果而得意洋洋的表情,就像個小孩子般撒謊的自己。

  沒錯,她說了一個謊。說從沒聽說過NORA這名字是騙人的。其實她是知道的。

  那些以海邊一家小店當根據地的人們的事情常無意中聽說。那家店雖然是在渡假地中常見以觀光客當客戶群的咖啡店,但其實當地的熟客反而比較多。不管如何,是一家不宜高中女生進出的店。

  『因為我們就像是野貓一樣,這就是這個隊伍名字的由來喔』

  又更加的想起了不愉快的事情,Lighting快速的拿出了無線電。不要想些多餘的事、她這樣對著自己說。現在的最優先處理事項就是連絡上士(曹長)說已經順利擊退魔物。



  有些士兵已經回去集合地點。多虧那些ブラッドバス群沒有從通報地點移動的太遠。如果是要驅逐腳程快的魔物那就沒辦法像這次一樣了。

  因為魔物不喜歡人群的氣息,雖在繁華街道與住宅密集處見不到它們的身影,但在郊外則又是另當別論了。對於那些追求廣大佔地與閑靜居住環境而在郊外蓋屋的居民來講,魔物的出沒實在是個令人頭痛的問題。

  如果只是小小一隻那就算是外行人也可以趕跑它,但大多數的魔物是集體行動的。會單獨行動棲息的通常都是很強的對手。到最後還是以「若是發現就不要刺激,盡快向軍方通報」這個方法作為最好的處理。然後Lighting所屬的ボーダム治安連隊則是常常要出動驅逐魔物。

  辛苦了、向歡迎自己歸來的同僚們揮揮手回應,Lighting用眼睛搜尋著上士的身影。不,根本就不需要搜尋,アモダ上士的聲音不管到哪都聽得到。她移動腳步朝著與豪快這二字相當貼切的的笑聲那邊走去。

  Lighting不假思索的皺起了眉頭。アモダ上士正和不知名的人們聊天。而且身旁還有似乎是那些人所擁有的幾台空中機車。跟那個藍髮男子操縱的機體很相像。

  那個用著很熟稔的態度跟アモダ上士說話的男人是誰? 雖然是個有著魁梧身材的人,但到底是因為他的服裝還是他擺出的大動作,不管怎麼看他都覺得很熱。只是不知怎麼的有種看得出那個男人應該是領導級人物的感覺,如果是這樣的話・・・・・・。

  不經意地與那個男人對上了眼神,Lighting很清楚這樣很無禮但也很直接了當的用視線看回去。男人微微露出了訝異的表情,アモダ上士大概是察覺到這些動作而轉過了頭來。

  「喔、是隊長閣下呢,辛苦妳了。」

  又開始了,Lighting聳了聳肩。アモダ上士滿喜歡開這些小玩笑的。

  「隊長? 您在說什麼笑呢,上士。」

  故意地強調"上士"這個詞來回嘴,她現在與剛配屬到隊上不同,已經可以沒有困難的接受這些玩笑聽聽就過。當然、必要的時候也是需要適時反擊的。

  「我們的突擊隊長不就是妳嗎?」

  這種程度的話連反擊都不需要,真是受夠了,Lighting深深嘆了口氣略過アモダ上士的話。

  「說起來,他是誰?」

  眼角看著旁邊的那個男人。不管是遠遠的看,還是近距離的看,對他的印象都絲毫沒有改變,那就是糟糕透了。

  「是NORA喔,中士(軍曹)。」
 
中間插嘴進來的是剛入隊的年輕士兵。

  「沒有聽說過嗎?」

  怎麼又是NORA啊?肩頭差點要垂了下來。好不容易才把這名字從腦海裡趕跑的,沒想到會在這地方又再次出現。

  「似乎是街頭的年輕人們所組成的自警團呢」

  似乎將Lighting的沉默誤解成情報不足的樣子,アモダ上士多加了些解說。

  「他是領導的Snow君。」

  Snow。內心中"果然如此"的確信感與"好死不死怎麼會是這傢伙"的失望感交錯在一起。

  「妳好~」

  這種程度的招呼讓人開始火大。這人難道就不能用更正經一點的態度應對嗎。

  「這位是我們的突擊隊長,雖然年輕但技術很好喔」

  證據就是這個、アモダ上士邊說邊用手指輕輕敲了敲Lighting的軍刀刀柄。

  「這個可是最近開始正式採用的制式軍刀喔。叫做Blaze Edge(ブレイズエッジ)・・・・・・就算這麼講你大概也不曉得吧,如果是聖府軍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這代表著什麼意義了。」

  「上士,那些話就・・・・・・」

  預想到接下來會是什麼話題的Lighting急忙的插話,但アモダ上士則很明顯的無視並繼續說了下去。

  「只有優秀的士兵會優先配給。也就是說,現在只要拿著這個的傢伙就是毫無疑問的厲害人物。很了不起吧?」

  再怎麼說也誇的太過頭了吧。雖然心裡想著差不多再不阻止他講下去不行,但アモダ上士的多話讓她毫無插嘴的餘地。

  「而且咱們隊長閣下的Blaze Edge可是特製品呢,刻在上頭的銘文是・・・・・・呃呃~是什麼啊,純白閃光・・・・・・讚頌吾名、對吧?」

  是"詠唱吾名"才對,Lighting在心中訂正。但要刻意說出口的話又實在是太過羞人了。

  「拜託到這邊就請饒了我吧。」

  就算交錯著玩笑話與一半的戲弄,被上司給予正面評價還是感到很高興的。但是不管什麼事都要有個限度。再怎麼說,被面前這個叫Snow的男人邊說著「嘿~~」或「那真是厲害耶」邊用毫不客氣的視線朝自己打量,這個狀況實在是叫她難以忍耐。

  「知道了知道了~」

  アモダ上士聳聳肩後放聲大笑。

  「唉呀,怎麼說呢。就是這樣子,這次因為我們的中士閣下早早收拾了一切,讓你們沒有獵物可打,有點失望吧?」

  「不不~魔物可不只有通報中的那些而已喔」

  「是這樣嗎?」

  「稍微燒一下就把它們通通燻出來了呢」
 
「喂喂~用煙燻是無所謂啦,可別把事情鬧太大啊」

  那是當然的啦、邊說邊大動作舉起雙手的樣子真是看不順眼。什麼自警團啊,別惹人發笑了,只是一群拿著槍枝的外行人聚集在一起把自己當成是正義使者罷了・・・・・・。

  像這樣想指摘出來的事情多的不得了,但就算說了也不會有任何改變吧。責罵與批評是要能夠改變現狀才有它的意義在,若是壓根就不期待那些的話,說了也只是白說而已。

  「你們也真是的,既然精神那麼充沛的話要不要來軍隊?」

  「那些制度或制服之類的事物,跟我們的性格不太合啦。」

  為什麼這個男人總是一再地用這種會惹毛人的方法說話呢。讓她的心情直接跨過怒火線而感到無奈。但是アモダ上士就連這類無禮的發言都只是一笑置之。一邊說著「你這混蛋說些什麼啊」,那隻大手往Snow的背上拍了拍,態度相當親切。

  「那麼魔物也都解決了,我們就先走了。」

  Snow的話讓那些人集團搭上空中機車。

  「你們啊,可別太得意忘形被盯上喔。」

  跟他們搭話的是適才的年輕士兵,大概是年齡相近所以能輕鬆的談話。

  「PSICOM跟我們不同,可是很嚴格的。」

  PSICOM,公安情報司令部。是個軍隊內部的特務機關,也就是個由菁英軍人們所組成的的機構。由於治安連隊與民間人士接觸的機會較多,有著某種程度上的"緩和"。相對之下與軍隊中樞地帶相近的他們就不是如此。的確、如果是PSICOM的話,像NORA這種搞笑般的集團是不可能被允許存在的吧。

  只不過那些說穿了只是一群市民的集團,根本就不清楚這些事。NORA的成員們沒有一個人對這個年輕士兵給的"親切警告"放在心上。

  「沒問題啦,NORA可是比軍隊還強的。」

  領導是個怎麼樣子的人,底下的成員就會是怎麼樣的人。但是那個年輕士兵也絲毫不在意地笑說「就說這些大話。」

  她認為這些傢伙根本就無法像個有基本常識的人那樣去顧慮他人想法。所以最聰明的做法就是就這樣無視並遺忘他們,只不過――

  「等等」

  等回過神來已經在後面叫住了他,無論如何,有句話是不管怎麼樣都要說出來的。

  「你叫做Snow吧?」

  「是是?」

  正準備啟動空中機車的Snow回過頭來。

  「纏住我妹妹的人就是你嗎?」

  「妹妹?」

  「Serah・Farron」

  才把妹妹的名字說完,Snow就「啊啊!」的大叫出聲。又很大動作的從空中機車跳下來,朝Lighting那邊走過去。

  「那妳就是Serah的姐姐囉? 臉雖然相像,但給人的感覺真是不一樣呢。」

  說話時的表情似乎很高興,反倒讓Lighting感到困惑。這人簡直就像是個發現糖果的小孩子。

  「因為從Serah那聽說姐姐是個軍人,剛剛碰到時還在想啊咧是不是呢,果然是姐姐啊~」

  只不過一聽到他很親暱的叫著Serah的名字後,剛才的惱怒又跑了回來。就在想說乾脆怒吼他個幾句算了之時,他伸出了右手到她的面前。

  「初次見面妳好! 我叫Snow・Villiers,平時承蒙Serah照顧了。」

  那是隻厚實又大的手,又因為他還戴著手套,看起來就更是如此了。不過居然會戴著手套就要跟人握手,這傢伙果然不懂得什麼是禮儀。

  「不要對Serah出手」

  無視那隻向自己伸來的手,她打從一開始就不打算跟他修築什麼友好關係。

  「為什麼?」

  愣了一下後,Snow的視線看向皮手套的指尖還有Lighting的臉。看來是還不能迅速理解她對他說了些什麼的樣子。

  「我在說,不要對她出手」

  說已至此,大概終於了解到自己被拒絕,Snow總算把手收了回來。但他仍像不放棄地開口。

  「要是出手的話呢?」

  連回答他都不需要,她已經講完該講的話了。當要背過身子時Lighting的腳尖好像碰到了什麼東西。
  是顆椰子的果實,雖然正確來說是個叫做ボーダム椰子的亞種,不過在這邊說到「椰子」就是在指這個。發育生長的快速,又因為這品種的樹葉很大片所以被人們喜歡種植在海邊的遊憩步道旁。但是再怎樣也與真正的椰子不一樣,這個果實是不適合食用的。

  長的大叢卻不管是用煮的還是烤的都不能吃・・・・・・簡直就跟這傢伙一個樣。

  「吶,要是我真的出手的話呢?」

  她使力踏住腳旁的椰子果實。

  「不要對她出手。」

  緩緩地按住手指讓關節發出聲音,雖然她不想用這種方法來趕跑纏著妹妹的男人,但這時也沒辦法了。

  此時踏著椰實的腳突然往下一沉,原來是因為Snow把果實踢了起來的關係。椰子晃了一下劃出一道弧形飛起被Snow用手接住,這真是個擅長踢球的小鬼會做的事。

  「不好意思,就算妳用力揍我也沒用吧。」

  是想指一個女人的拳頭對他沒用,還是想要說他不會乖乖聽從Lighting的話呢,恐怕是兩者都有吧。

  「我啊,是滿強壯的。」

  對那笑容感到不高興,她保持沉默地背過身子踏出腳步。真是不爽,集合一群小鬼當個老大,對弱小的人擺出他的氣勢與架子・・・・・・差勁的男人。

  到底是為什麼Serah會對這種人感到有興趣。對,是興趣,不是好感,絕對不是。

  「Farron中士,那是妳認識的人嗎?」

  雖然應該是沒有聽到他們談話的內容,可能是看到他們說話時的氣氛很緊繃吧,那個年輕士兵有點擔心的問她。

  「不,並不是。」

  又不是認識彼此,從今以後也不打算跟他扯上關係。不只是自己本身,她也想讓妹妹Serah這麼做。

  「回去了」

  Lighting撥起頭髮,踏出腳步。






*** *** ***





Chapter 2

 
  海風舒服地吹拂在臉頬上,Serah一邊延著遊步道一邊大大地伸著懶腰,今天真是個大好晴天。
 
  現在遊步道附近很安靜,因為現在這個季節裡,觀光客們都聚集到能做海水浴的海岸邊去了。NORA的咖啡店一定從早上開始就生意興隆吧。就算不是如此,今天可是Lebreau在店裡作鎮的日子,當地的常客們都會瞄準了她作的料理而到店裡去。

  約好要碰面的Snow會遲到也肯定是如此吧。眼前浮現了他在說完「抱歉,接下來拜託了」後準備出店門時就被老客人抓著聊天那樣的場景,Serah不禁笑了出來。

  "喂~~",Serah因為聽到呼喊聲而轉過頭來。不是Snow,是NORA成員之一的Gadot。一個人搭著空中機車代表他是從工作地點那邊回來的吧。又或者是因為Lebreau拜託他去補充店裡食物材料之類的。

  「"抱歉,會晚點到"・・・・・・對吧?」

  空中機車在旁邊停下,Serah抬頭對Gadot說道。身高比Snow略矮一些、又因為體型是鍛練成肌肉型的,在別人眼中看來他就是個「巨漢」。所以Serah對Gadot的第一印象是「既魁梧又可怕的樣子」,當然現在並不是如此。

  「被老客人拉住了嗎?」

  「說的沒錯,那邊會耗上一段時間吧」

  大概是話很多的客人吧。或許是Snow拜託他的,也可能是Lebreau察覺到才讓Gadot來這裡當傳話筒。

  「嗯,我知道了,謝謝你」

  「不客氣,反正剛好順路嘛」

  Gadot說聲他先走了後又再次發動空中機車,Serah也揮了揮手目送他離開。

  四周恢復寧靜後,Serah又開始繼續步行。她想在遊步道前頭某個會聚集水鳥的地方那裡等Snow過來。那些水鳥們在水間戲水的樣子讓她看都看不膩,要是能帶些什麼東西作為牠們的餌食就好了。

  好喜歡這個市街,她輕聲說著。不管是水鳥們遊玩的海也好、這片天空的顏色也好、溫柔搖曳著葉子的樹叢也好、還有整頓的美輪美奐的街道她都喜歡。

  但是在Serah高中的最後一年學年裡,她就已經決定往後準備到首都Eden的大學就讀。明明是自己所希望走的道路,一想到總有一天要離開這地方就感到心情沉重。即使Snow笑笑的說「這裡跟Eden就近在咫尺吧?只要有那個念頭的話隨時都可以見面啊。」

  又不是再也見不到面,Serah這樣說給自己聽。再也見不到第二次面的這件事,Serah也不是不了解。

  最初是父親,那時的Serah應該是還不清楚人類的死亡是什麼的年齡才對,她卻隱約可以感到已經再也見不到父親了。重要的人在自己面前消失的這份痛楚,她在母親病逝的那時感覺更是強烈。

  Snow也是,還有與Snow一樣在同個設施長大的Gadot、Lebreau、與Yuuju都知道同樣的疼痛。或許就是如此吧,他們在看人的時候眼神都很溫柔,雖然他們自己說不定都沒有發現到。

  這才察覺到自己是幸福的。就因為幸福,所以才會因為一點小小的距離就感到寂寞。像這樣每天見個面、隨便聊些有的沒的、被溫柔的人們所包圍、因為那樣的時光非常的快樂,所以就算只減少一點點也會覺得難受。

  「妳這奢侈的傢伙,太貪心的話是不行的。」

  拳頭輕輕的敲了敲自己的頭。這裡到Eden的距離雖並非「近在咫尺」,但Snow說的沒有錯,只要有心的話隨時都可以見面的。

  所以別再煩惱了,她不想因為這份小小的不安而浪費了現在的快樂時光。

  嗯,沒錯。她用力的點點頭。遊步道另一頭有個人影正用很猛的氣勢跑過來,是Snow。比預想中的還要早,一定是拼命的想擺脫那老客人的吧。

  「這邊這邊!」

  Serah用力的跳起來揮舞著手。
 
 


  「你碰到姐姐了!?」

  Serah想都沒想就喊了出聲。用力在遊步道上奔跑過來的Snow暫時不停地喘著氣,在他稍事休息後,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我碰到Lighting了。」
  
「昨天偶然間碰到的」

  難怪啊,Serah喃喃自語。

  「她有說些什麼關於我的事嗎?」

  「什麼都沒有,只是她好像心情很差的樣子,所以覺得有點奇怪而已。」

  雖說是心情很差,但是表情跟語氣都跟平常沒什麼兩樣。當然她也不會做些像是牽怒摔東西這麼孩子氣的事。她是個不管是心情還是感情都不表露出來的姐姐。

  但Serah不知為何總能知道姐姐的心情好壞。因為圍繞在身邊像是氣息那樣的東西會有些微小的改變。要打個比方說的話,就像是靜電。雖然肉眼看不出來,但是一觸碰到就會釋放電流。

  Snow的話,大概是糊里糊塗的伸手去碰然後被電的很慘吧,Serah邊想邊苦笑著。跟姐姐就像是對照物,Snow總是忠於自己的感情,腦子裡想的事會沒有防備的展露在表情與態度,還有言語上。

  他是那種用最短距離連接他的心情與行為舉止的類型。所以就算Serah認為他就是因為沒有謊言也沒有敷衍搪塞才值得信賴,姐姐對他的評價一定是直直往下降的吧。一般來說這兩人完全沒有所謂的共通點,水與油大概就是指Snow跟姐姐了。

  「傷腦筋啊~」

  Snow抓抓自己的頭。

  「怎麼辦?」

  她馬上就理解到他在指的是什麼事情。

  「沒關係,還是過來吧」

  下星期就是姐姐的生日,她會勉強要姐姐在那天休假也是想三個人一起為她慶祝生日。

  「要好好地說我們正在交往呢」

  「我也不喜歡偷偷摸摸地交往吶~」

  其實她打算在慶生會上向姐姐介紹Snow。雖說有點過意不去只為了介紹就硬要她安排休假,但她可是個忙碌的姐姐。不管怎樣都想要避免沒能好好談一談就空耗時間過去的事態發生。

  「只要好好說她就會理解了,因為姐姐其實是很溫柔的。」

姐姐不管是對自己還是他人都很嚴格,再加上只要是她決定好的事情就會從頭貫徹到尾,這份堅強往往讓人有種認為她是個「頑固類型」的先入為主觀念。

  但Serah認為姐姐就是像這樣子來不停持續地保護著身為唯一一個家族親人的自己。明明連她自己都還在想和父母撒嬌的年紀,卻為了她捨棄自己身為小孩子的部份,一心一意只管要變的更堅強。在父親的喪禮上、還有母親的喪禮上也是,她都一直牽著Serah的手不放。彷彿像在對她說不管發生什麼事都會在妳身邊喔。她始終忘不了那隻手的溫暖與溫柔・・・・・・。

  她發現到姐姐和Snow的共通點了。雖然兩人的性格喜好簡直就完全不同,但是他們有一點共通點存在。

  兩個人她都最喜歡了,Serah在心中低語著。那就是共通點。

  「嗯,沒問題的。因為我們要好好的說明,好好的得到認同啊」

  「但要是惹她生氣的話,我會被打個半死吧?」

  Snow開玩笑地說著。Serah忍住要噴笑出來的衝動,擺出非常認真的表情。

  「要是那樣能解決的話就好了。姐姐她啊,要是發飆的話搞不好會把繭(Cocoon)給毀掉喔」

  「啊~她看起來很像會這樣做」

  Snow皺起眉頭。不行已經到極限了,Serah再也忍不住的笑了出來,Snow也向後仰身爆笑。

  要是能和姐姐還有Snow三個人,像這樣一起歡笑的話就好了。只要到了慶生會那天的話,就一定可以的、她邊想邊加上這句話。

  聽到有人叫Snow的聲音,是在他們笑了好一會之後。

  「怎麼了,Maqui!」

  Snow對著直直飛過來的空中機車大喊著。

  「要出動了! 聽到軍隊的無線電,森林地區那有魔物的樣子,輪到NORA出場囉!」

  在Snow回說知道了之時,空中機車已經在面前停了下來。

  「Serah小姐,暫時借用大將一下啦~」

  「好的~」

  Serah也試著開玩笑地敬禮回去。對只小她一歲的Maqui,她總覺得就像在對同班同學那樣輕鬆。

  「在正好的地方打擾你們真是抱歉啊」

  Snow邊說「你這小子~」邊作勢要打正在竊笑的Maqui,那樣子看起來就像是對感情好的兄弟。

  「那我就先回去了」

  「等等! 啊、能不能等我一下?我們一起去買吧」

  「買什麼?」

  跳上空中機車,Snow閉起單眼

  「給姐姐的禮物啊」

  「啊,生日禮物!」

  「兩個人一起選吧。這樣的話妳也可以先去購物中心那看一看・・・・・・」

  「沒關係,我在這等你。我先去異跡周圍散散步」

  了解、空中機車與這句話的聲音一起飛起

  「我去用快攻收拾它們!」

  在她揮手要他們路上小心時,Snow跟Maqui已經在空中了。還真的是快攻呢,Serah笑了笑。
 
 




*** *** ***





Chapter 3
 
 
  不曉得昨晚自己是不是有很明顯的表現出心情差的樣子,她現在只在意這件事。
 
  昨晚回家時已經是深夜時分、幾乎沒怎麼跟Serah說到話。因疲憊而早早就回房間休息,讓自己不至於說些多餘的話。總覺得要是不小心開口的話,就會生氣地吼著要她跟那個男人分手。
 
  也不想不由分說就劈頭反對她的交往。她比誰都了解妹妹的個性,外表看起來柔順,內在卻意外的堅強。若單單以看不順眼為由反對的話,Serah就會為了改變這位頑固姐姐的決心,不屈不撓的去強力說服她吧。那樣的話還得了。
 
  Lighting嘆了口氣,起身收拾裝著早餐的餐盤。早出門的日子裡都會跟Serah一起坐下吃東西,但要是像今天這樣晚出門的話,在Lighting起床準備出發時Serah就已經不在家裡了。
 
  即使如此,為了勤務時間不固定的姐姐,Serah在出門前一定會準備好能夠很快就可食用的早餐。雖然父親早逝、平時總是母親在工作的緣故,家事的領域向來都是Lighting比較擅長。不過只有料理烹飪的技術是Serah比較厲害的。
 
  『Serah對挑選好吃東西方面比較在行吧?』
 
  『嗯,料理我很拿手喔』
 
  母親與Serah的對話還有那高興笑著的面容不經意地浮現,但在那時母親的身體已經被病魔給侵蝕殆盡了。
 
  那是在她去世前的事。那天在下課之後Lighting也一樣帶著Serah一起前往母親入住的醫院。緊緊握住隨時都要往前衝出去的Serah的手,對她說了好幾次『很危險的,不要亂跑』。
 
  平時的話,嘴巴上這樣說卻連她自己都開始加快腳步,但只有那一天不一樣。前一天在回去之前醫生告訴她下次如果再發作的話病情就很危險了,這個事實讓她的雙腳變的沉重了起來。
 
  由於沒有其他能夠通知的親人,主治醫生只對那時還年僅15歲的Lighting說明了母親的病況。也對她說要是有個什麼萬一的話,可以替她介紹福祉課的諮詢員更告訴她一些諮詢櫃台。
 
  這裡有著完善的措施讓沒有監護人的孩子能自由的生活,所以不需要擔些不必要的心,只要好好想著自己與妹妹的事情就行了,醫生如此對她說。
 
  只不過那樣溫柔的話語,反倒讓Lighting領悟到自己該背負的事物。她大概把那份悲壯感給表現在臉上了吧,至少現在回想起來的話,她想母親那時應該就已經看出來了。
 
  『今天感覺滿不錯的,有點想吃些水果呢。Serah可以幫我去買回來嗎?』
 
  母親笑著制止了邊說著"我來吧"邊站起來的Lighting。
 
  『Serah對挑選好吃東西方面比較在行吧?』
 
  『嗯,料理我很拿手喔』
 
  Serah自豪地說完後就跑出病房。
 
  『因為姐姐除了料理之外,還有許許多多其他必須去做的事情啊。』
 
  在已經聽不見Serah的腳步聲後,母親微笑地看著Lighting。她想著、啊啊,媽媽是知道的。接下來應該會說Serah的事就拜託了、吧,但是她的預想卻猜錯了。
 
  『但是不要一個人太過努力了,妳也是有需要Serah來幫忙的事喔。』
 
  『媽媽,但是・・・・・・』
 
  接下來的話她沒有說出口。她看見母親緩緩伸出手的樣子,等到發現時自己已經被攬進懷裡。像是小孩子似的被輕撫著頭、讓她眼淚快要掉出來。
 
  『我可愛的乖孩子啊,在Serah出生前我是這麼叫妳的呢。』
 
  『那樣的事,我不記得了・・・・・・』
 
  『因為從Serah出生那天起,明明才三歲的妳就是個姐姐了。我和妳爸爸也逐漸不再叫妳撒嬌的乖孩子了。』
 
  她發現到母親邊笑邊說話的聲音帶著些微的痛苦。撫摸著她頭髮的手也令人吃驚的纖細。
 
  『在爸爸過世後,妳一直幫了我很多忙,也一直幫我照顧著Serah呢。妳是個非常好的姐姐,所以我並不擔心Serah的事。因為有妳在她身邊嘛。』
 
  母親又繼續說"但是啊"。
 
  『妳身邊也有Serah在啊,難過的時候她會幫助妳、好好的成為妳的助力。不要忘記這一點了。』
 
  接著母親又再一次地、用輕柔細語的聲音呼喚她『我可愛的乖孩子』・・・・・・。
 
  緊接著在那之後,母親的病情急速惡化。因為她已經做好了覺悟,所以很平靜的接受了這個事實。
 
  從那一天,像個幼兒被母親抱著向她撒嬌的那一瞬間起,她的童年時期就已結束。在能夠呼喚為母親的人離開的那刻起,自己就不再是個小孩子,也無法再繼續當個小孩子。
 
  『不要一個人太過努力了。』
 
  即使母親這麼說過,但是因為能夠保護Serah的只有自己一個人,果然還是只能自己一個人去努力了。
 
  想要成為大人,她深切地這麼想著。為了保護Serah,為了將幸福的日子給予這唯一的妹妹,她想要早點成為大人。
 
  她認為若仍是法律上無法認定為成人的年齡的話,至少讓她捨棄雙親給她的名字好成為一個大人吧。
 
  就算再也不當母親的女兒也已經沒關係了吧。取而代之,從今天起我會成為Serah的保護者,我一定會好好保護Serah。
 
  她在母親的墓前如此發下誓言,告訴母親從此以後她的新名字就是Lighting。
 
 
  槍套落下的聲音讓她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在無意識中已經開始做出門的準備後,Lighting露出苦笑。因為現在還沒到要從家裡出門的時間。
 
  其實她本來就比預定的時間還要早起很多。果然是因為昨天的事情而讓情緒太激動,所以睡眠變淺的關係吧,
 
  也不難怪,接著她嘆出了不曉得第幾次的嘆息聲。・・・・・・為什麼偏偏就是那個男人啊。
 
  自己也不是那種過度保護妹妹的姐姐會去趕跑所有接近妹妹的男人,也不是什麼心胸狹窄的人類。只是單單希望Serah能夠幸福,希望對方能夠好好保護Serah。她不想讓辦不到這些事的男人靠近Serah。
 
  不需要口才好也不需要外貌多好看。只要他能夠好好地珍惜Serah,能夠挺身而出來保護Serah的話就好了。
 
  所以說那種輕浮的男人哪能保護Serah啊,她想著。說到底就是個山寨老大罷了,要是自己身陷危機的話,一定會扔下Serah自己逃跑的。
 
  Serah也真是的,這不就是件只要自己冷靜一下頭腦就能明白的事嗎。像這種高中優等生與沒有從事多好的工作成天閒晃的男人在一起根本就不可能合不來的事情。
 
  如果媽媽還活著的話,也會一起阻止Serah的吧。
 
  還是不能抱太大期待吶,Lighting垂了垂肩膀。事實上連父親都是這類人、有著令人擔心的地方。在長大後就了解到爸爸雖是個樂天個性、好好先生、很有行動力的人,卻不是個很牢靠的類型。
 
  當然小時候是最喜歡那樣的父親了。記憶中的父親總是笑的很開朗。但如果父親再活久一點的話,自己大概會針對父親的那個樂天個性展開批評的吧,或許還可能會反抗他。
 
  就因為母親選擇了那樣的父親,對Snow那樣的男人一定會做出很好的評價。搞不好意外的會說:「如果是Serah喜歡的人的話就好了」然後很乾脆地認可他們交往也說不定。
 
  不管怎樣,從那個男人保護Serah是自己的責任。不是母親也不是父親。就算爸爸和媽媽認同,我也絕對不會認同的、絕對不會。
 
  戴上皮革手套,打開自己的房門。雖然有些早但還是出去看看好了。







Chapter4

Chapter5

Chapter6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HN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恭喜阿娘賀喜阿娘
您終於幹了(喂
2009/10/01(Thu)12:38:32 編集
to 醬:
>恭喜阿娘賀喜阿娘
>您終於幹了(喂
結果我也終於放置了(毆
【2009/11/30 14:34】
無題
感動的痛哭流涕食完(雙手合十

「纏住我妹妹的人就是你嗎?」
「不要對Serah出手」

噫呀~~姊姊好帥!!!
cassidy 2009/10/01(Thu)14:10:10 編集
to cassidy:
>「纏住我妹妹的人就是你嗎?」
>「不要對Serah出手」
>噫呀~~姊姊好帥!!!

姐姐根本就是妹控啊!!!(毆
【2009/11/30 14:33】
無題
看完翻譯之後
我生平第一次真的覺得snow很欠打XDDDDD
知名不具 2009/10/02(Fri)11:51:34 編集
to 知名不具:
>看完翻譯之後
>我生平第一次真的覺得snow很欠打XDDDDD
超欠打的啊XDDDDD
Snow是個性很直接的傢伙
而Lighting則是很悶
兩個湊一起根本就是天敵www
【2009/11/30 14:33】
無題
翻譯加油~
2009/10/09(Fri)02:00:05 編集
to 魚:
>翻譯加油~
謝謝!我會努力的!
【2009/11/30 14:31】
無題
你好,我是見習。
翻譯辛苦了!
請問我可以在自家blog放上這一頁的LINK嗎?
見習 URL 2010/01/04(Mon)17:58:00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 A.com
Calendar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Profile
HN:
Sakuya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萬年修羅人間
趣味:
靈魂出竅
自己紹介:
不糟糕不腐敗不過激的正直好青年。(慢著!)
重度YUUKA控+兔子控,如果看到暴走亂撒花的親馬鹿請當做沒看見。
個人的萌屬性有很多種,自認是制服眼鏡美腿控,還可以為了兩條美腿就去看一部動畫。
blog文章更新頻率不定,動畫感想難產中orz

連結本blog大歡迎~
基本上blog內的圖文因為都很奇妙(?),所以要轉載的話我會很害羞,若能附上出處來源的話我會非常高興的,甚至會高興到要燒香為施主祈福


自我支援:
☑ 喰霊-零- LOVE同盟
噗噗噗噗噗...Plurk
坑底twitter time
留言Box
有任何苦情歡迎在這留言~

最新Trackback
(引用)
猫肉球萌殺人啦(*´Д`)ハァハァ
Blog内検索
Access解析
Counter(記數器)